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URL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太平廣記
- 2010/05/26(Wed) -
每天看三五篇,500篇也能看幾個月了。
這書裡面有關佛教的故事看得我非常討厭,誰說佛教沒有攻擊性的,這些因果報應的故事完全就是一副只有信我才能得救,不信我的都要死的臉孔,其惡毒不下于耶教。殺生冤報一類中,也有很多極其無理的故事,看得人悶氣。要不是看過後面妖鬼精怪龍蛇的部分,前面的釋證報應部分還真撐不下來。
不過也有YY素材和非常好的鬼故事,記錄一下。
卷第一百一十九 报应十八(冤报) 王陵
司马宣王功业日隆,又诛魏大将军曹爽,篡夺之迹稍彰。王陵时为扬州刺史,以魏帝制于强臣,不堪为主,楚王彪年长而有才,欲迎立之。兖州刺史董莘,以陵阴谋告宣王。宣王自将中军讨陵,卒至,陵自知势穷。乃单舸出迎。宣王遂送陵还京师,至项城,过贾逵庙侧,陵呼曰:“贾梁道,吾固尽心于魏之社稷,唯尔有神知之。”陵遂饮药酒死,三族皆诛。其年,宣帝有病,白日见逵来,并陵为祟,因呼陵字曰:“彦云缓我!”宣王身亦有打处,少时遂卒。(出《还冤记》)

……其實我YY過活著喜歡收集鬼故事的草皮,死後也經常來找小司馬,但是不信鬼神的司馬懿卻再也看不見他的故事。不過這段小故事的設定也很萌,就是草皮地下有知,看到小司馬負心,應該也不會作祟的,不過他的親衛隊就不好說了。賈逵有呵斥曹彰世子在印綬不是你能問的這么一件事,也是草皮的親衛隊之一呢



卷第一百三十 报应二十九(婢妾) 鄂州小将
鄂州小将某者,本田家子,既仕,欲结豪族,而谋其故妻。因相与归宁,杀之于路,弃尸江侧,并杀其同行婢。已而奔告其家,号哭云:“为盗所杀。”人不之疑也。后数年,奉使至广陵,舍于逆旅。见一妇人卖花,酷类其所杀婢。既近,乃真是婢,见己亦再拜。因问为人耶鬼耶,答云:“人也。往者为贼所击,幸而不死,既苏,得贾人船,寓载东下。今在此,与娘子卖花给食而已。”复问娘子何在,曰:“在近,可见之乎?”曰:“可。”即随之而去。一小曲中,指一贫舍曰:“此是也。”婢先入,顷之,其妻乃出,相见悲涕,各述艰苦。某亦忱然,莫之测也。俄而设食具酒,复延入内室,置饮食于从者,皆醉,日暮不出。从者稍前觇之,寂若无人,因直入室中,但见白骨一具,衣服毁裂,流血满地。问其邻云:“此空宅久无居人矣。”

這個故事有意思的地方在“顷之,其妻乃出,相见悲涕,各述艰苦。某亦忱然,莫之测也。”明明是被自己親手殺死的妻子,再見的時候第一反應卻并不是恐怖和愧疚,而是想起了兩人在一起時的美好時光,繼而情意綿綿地說起分離后的痛苦,流下的眼淚也并不是因為死別,好像和這個人僅僅是生離。這種恍惚的溫柔更有詭異的感覺,像是紗簾背後風姿綽約看不真切的美人,讀者在心中已經知道她是一具紅粉骷髏,卻始終不露出真面目來



卷第一百五十七 定数十二 郑延济
宰相堂饭,常人多不敢食。郑延昌在相位,一日,本厅欲食次,其弟延济来,遂与之同食。延济手秉饧饦,餐及数口,碗自手中坠地。遂中风痹,一夕而卒。(出《中朝故事》)

漢唐貴宰相,太平廣記中有很多故事,反復說到宰相是命中注定,能當上宰相的紗籠中人,在陰間、天界也是被保護著的,這則故事更是強調宰相的尊貴,常人吃了他的工作餐就會折福而死。然而卻并沒有說皇帝的御膳不能吃之類的故事。似乎天子只是道統,是代表天命的一個符號,而宰相才是這個國家真正的最高最尊貴的統治者,也是寫這些故事的文人們羨慕嚮往以至於神話的目標



卷第一百七十四 俊辩二(幼敏附) 孙策
吴孙策年十四,在寿阳诣袁术。始至,俄而刘豫州备到,便求去。袁曰:“刘豫州何关君?”答曰:“不尔,英雄忌人。”即出,下东阶,而刘备从西阶上,但转顾视孙之行步,殆不复前。(出《语林》)

這條八卦的可信度不高,但是很萌啊!如果真有這么見過一面就好了,想起新三國開頭孫曹劉三家見面那場戲……孫二搶戲最討厭了!逼人粉轉最討厭了!
この記事のURL | 讀書 | CM(0) | TB(0) | ▲ top
<<人生就是歷史 | メイン | 我買香蕉3我紗布>>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viconia.blog98.fc2.com/tb.php/27-7a1fbd6b
| メイン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