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URL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直江歷史 之 慶長出羽合戰撤退事件
- 2010/06/09(Wed) -
愛與正義的戰士直江兼續,拜09大河所賜,網上他的白歷史放狗一搜就是一堆。但是這個人對我來說,萌點就是他無處不在的歷史……所以這是歷史SBL式列舉專貼。
出處基本上是維基、日站、2CH等,逸話多湖有。霓虹本來無信史,良青歷發明家又是自古有之,類似謙信暗殺說、直江信綱暗殺說、蒲生氏鄉暗殺說、最上義康暗殺說(在歷史中,直江流暗殺術已經可以和宇喜多流相媲美了嗎?!)等太不靠譜的就不記錄了,但不太靠譜的東西也許有很多,大家自由心證吧。

以下是昨天和葫蘆討論的慶長出羽合戰撤退事件
上杉家轉封會津之後,領地實際上被分成了會津、莊內、佐渡三塊。爲了連接會津領地和莊內飛地,重新打通到海岸線的道路,在關原之戰時,屬於西軍的上杉家與周圍的東軍諸侯們大多達成了和議,惟獨拒絕了東軍最上家的求和,從米澤、莊內兩個方向對最上領地展開了侵攻。

上杉領地圖:
10060901.jpg

其中,米澤方向為上杉軍的主攻方向,由總大將直江兼續率2萬5千人對最上軍發起猛攻,戰鬥非常殘酷,也有上杉軍所過之處“皆殺”的逸話留下來。最上方面的抵抗非常頑強,直江軍受阻于長谷堂城,在得到關原主戰場西軍一日內完全崩潰的敗報后,不得不撤退。

9月29日,最上軍追擊撤退中的直江軍,爆發了一場激戰,付出了上泉泰綱等武將戰死的代價后,直江軍成功撤退回米澤。

而在最上領地另一側的莊內方向,由酒田城城將志駄義秀(又作志田義秀)和尾浦城城將下秀久(次右衛門、対馬守、吉忠、康久)向最上領發起了攻擊。擋在他們面前的僅僅是因為不滿上杉家入主莊內后的稅收政策而投奔最上家的池田盛周等人發動的一揆勢力,上杉軍很容易就深入最上領地,進軍到了寒河江城附近。在直江軍攻擊長谷堂城時,志駄軍正在攻擊白岩城,而下軍在白岩城攻略之後,又深入到了谷地城展開攻略。

上杉攻勢示意圖:
10060903.jpg

但在米澤方向的直江軍撤退時,消息并沒能夠及時傳到莊內方向。直江軍10月撤退成功,志駄軍在最上領地內一直滯留到11月,才越過已經開始降雪的朝日山道撤退回莊內。而下軍則沒有能夠撤退成功,被孤立在谷地城,在最上軍的猛攻之下不得不投降。

1601年,下秀久帶領最上義光之子義康的軍隊對收縮回莊內的志駄軍發起攻擊,志駄軍沒有再打下去,直接開城后撤退回米澤,志駄義秀本人在戰後受到了高野山蟄居的處分。

而下一族的武將在投降最上后都受到重用,下秀久的堂兄弟下美作與最上義光之間留有這樣一段逸話:下美作雖然加入最上,但在內心仍想像志駄義秀那樣回去米澤。在中野陣屋最上義光與下秀久的會面時,下美作也在場,義光當場許給下秀久2000軍隊和兵糧,5000石俸祿,將楯岡和志村劃歸他的手下,並且許以1萬石的大川城城將之職。下一族都為義光的器量而感慨落淚,下美作從此也死心塌地地跟隨了義光,領受了最上家數千石的俸祿。在“余目余記”中,有“下美作被贈鮭”的記錄,鮭魚是義光的嗜好,可見下美作也已經成為了最上家的一員。

關於這段撤退的公案,歷史的說法是因為志駄義秀的母親是直江景綱的女兒,他與直江兼續有親戚關係,所以在直江軍撤退時也得到了撤退的命令,成功撤退。而下一族身為揚北眾中川氏的一支,下秀久的父親是越后守護上杉家的家臣,天文21年(1552)被長尾景虎下令切腹,他的兄長在御館之亂中雖然站在景勝一方,但又早早戰死了,而川一族的本家是相當死硬的景虎派,下一族與兼續、景勝的關係都不算親密。因此他們沒有得到撤退的命令,被兼續拋棄在敵後了。所以下一族對上杉深惡痛絕,對最上死心塌地,一投降就帶著人來打上杉了……

……這個說法有點過於抹了。

分析一下戰況,應該是莊內方向的上杉軍沒有受到什麽正規的抵抗,於是輕敵,長驅直入最上領,志駄軍包圍了白岩城之後,還沒有完全搞定它,下軍就深入到谷地城了。而上杉的兩方攻勢被最上領隔開,通訊不便,直江軍撤退時莊內方向的上杉軍都沒有得到撤退的命令,直到最上回軍攻擊時才發現。最上軍本土作戰機動力強,在莊內上杉軍沒有發現的情況下就把他們包了餃子。志駄義秀是兼續的親戚,在上杉家地位較高領軍較多,又不如下軍深入,所以滯留一個月后艱難撤退成功。而下軍則因為人少和過於深入的原因沒能夠撤退。莊內上杉軍進攻最上領通過的朝日軍道,越過了2000M級的山峰,可見當地地形崎嶇,在受到包圍的情況下要跑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過無論如何,站在下一族的立場上,要怨恨上杉家都是有理由的吧。畢竟執政的親戚撤退成功而自己被拋棄了。加上最上義光待人厚,被收服是很正常的。

下秀久和志駄義秀,在關原戰後一個成為萬石的城將,一個被勒令蟄居在高野山,地位與兩人在莊內共事時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對於下秀久而言,一定是長年的怨氣終於一吐為快了吧。但誰又能想到就在十餘年後,慶長19年(1614),下秀久之子秀實捲入最上家臣的謀反事件中被殺,而下一族的主家最上在元和8年(1622)最終被改易,負責最上改易處置的奉行之一,正是復歸上杉家,成為上杉家老的志駄義秀呢。世事是何等無常啊。



附:之前整理的直江歷史 之 慶長2年上杉家的騷動


在维基百科翻上杉家家臣资料(景胜.定胜代,嗯我想写很诡异的东西正在做考证)的时候发现有趣的小问题,鱿鱼的历史真……

庆长2年(1597)6月,小早川隆景去世,之后上杉景胜替补为五大老之一(一说文禄4年(1595)小早川隆景隐居时替补为五大老之一。但在1595年制定的公家武家法度,是由川家康、前田利家、毛利辉元、宇喜多秀家、小早川隆景、上杉景胜六人连署的,这点和天地人里面的描写一样。五大老联名首次出现是在文禄4年8月2日的公文上,在8月3日又加上了景胜的签名。因此五大老体制到底是什么时候确定的,小早川隆景到底有没有做过五大老之一,上杉景胜是替补还是一开始就是六人的五大老体制……存疑)。

庆长3年1月,上杉家转封会津120万石。

同时,在庆长2年,直江兼续作为总奉行负责伏见城的修理工作,在上杉领地内征发民夫时因为分配问题引起家臣们的抗议,本庄显长(繁长子)、须田满胤(满亲子)、柿崎宪家(景家子、一说孙)、高梨赖亲(政赖子)、斋藤景信(朝信子)等人因为向兼续抗议而遭到流放。这些人在兼续死后,上杉定胜在位时都陆续回到了上杉家,1623年定胜继任家督,1624年3月20日(景胜周年忌日)定胜就为柿崎、高梨和斋藤恢复了名誉,须田和本庄没有提及,但考虑到前三人是家名遭到改易,后两人只是遭到流放而家名由弟弟继承了,情况不同所以没有并提?他们也应该在同时回到了上杉家。

以上五家中,斋藤是原越后守护上杉家臣,本庄、柿崎是扬北豪族,高梨、须田是投奔谦信的信浓豪族,御馆之乱时除了斋藤一开始就站在景胜方之外,本庄和柿崎都是两边站队,高梨和须田的情况不明。相对于景胜政权所依靠的——以上田、与板众为中心,加上武田灭亡之后投入上杉麾下的新参信浓众,或者说直江派——而言,这些越后原有的豪族仍然是需要清除的旧利益集团和不安定份子。庆长2年的事件,是否可以看作长时间以来遭到打压的谦信代势力的又一次反抗,和直江派在上杉转封之前对原有势力的最后一次大清洗呢。如果是这样的话,兼续与三成的密谋说又多了一条证据,他显然是知道上杉即将转封的。

会津期间的城主配置名单我某本书上有,不过现在不在手头,等回家找出来再分析一下。之后定胜继任家督伊始,就立即为这些人恢复家名和工作的举动,则很明显是为了尽力消除兼续留下的影响,将藩政大权从直江派收回藩主手中。所以不管定胜内心怎么想……他在位的时间内,兼续大概都是被骂作奸臣的。

遭到流放的须田满胤的妻子,是直江兼续的妹妹。他的父亲须田满亲参加过第四次川中岛之战,在景胜时代先是负责越中方面,之后调任信浓方面,长期驻扎在海津城,在文禄3年(1594)的记载中满亲是上杉家工资仅次于兼续的重臣。庆长3年新年接到转封命令之后,2月,73岁的老人在海津城自杀了。

……兼续真是残酷的男人啊。

此外,野望里能给兼续加三点统帅的“阎魔大王叹愿书”事件也发生在庆长2年。这个故事在童门冬二的小说《北之王国》中被加工为对兼续不满的上条政繁煽动农民闹事来给兼续和景胜难堪,而兼续的杀伐决断很好地解决了这件事。联系到庆长2年上杉家中的政治状况,这件事的真相也并不是没有类似的可能?

不过无论如何鱿鱼都是鬼畜男!>_<
この記事のURL | 戦国 | CM(0) | TB(0) | ▲ top
<<[創作戰國/現代]魷魚克蘇魯事件薄 | メイン | 太平廣記(2)>>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viconia.blog98.fc2.com/tb.php/34-c3dc3cf6
| メイン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