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URL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創作戰國/現代]魷魚克蘇魯事件薄
- 2010/06/10(Thu) -
片段,設定在此:魷魚克蘇魯大神退治記
片段之一


“帶錢了嗎。”
景勝低頭盯著自己的腳尖,順從地從肩上取下書包,翻開。剛掏出錢夾,就被面前的不良少年們一把搶了過去。
帶頭的那個高中部學長翻開錢夾,只看了一眼就隨手甩給了身邊的小弟,“就這麼點?手機呢。”
“……”
景勝咬住了牙。景虎比他大一歲,開學升上高中部之後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就變少了,只能在課堂上互發短信。來自景虎的每一條短信都被保存在手機裡,他捨不得把手機給他們。
猶豫的片刻間,對方已經不耐煩地扯過他的書包往地下一倒,書本嘩地散落一地,那高中生往書堆裡踢了兩腳,找出來一個銀色的IPOD。景勝依依不捨地望著那個IPOD被高中生撿起來揣進兜裡,銀色的款式是景虎挑的,和被搶去的錢夾一樣,都是他很重視的東西。
書包裡沒有找到手機,高中生又把目光移到了景勝身上,他下意識地接連後退幾步,捂住了自己的褲兜。
“想跑?”高中生哼了一聲,一把抓住景勝的衣領把他拖過來,抓住景勝的左手一把甩開,就去掏他的褲兜,被對方抓住時景勝只覺得手腕傳來一陣劇痛,骨頭像要被捏碎了一樣,可是對方一鬆手他立即又試圖阻攔,“我……我明天帶錢來,這個手機,不要拿走好不好……”
感覺到少年的雙手怯怯地,卻又盡力抓住自己的手臂,驚慌失措地抗拒著,不良少年的頭目有點奇怪地停了手,瞄了眼少年漲紅的臉。
“不想給?不就一個手機嗎,真小氣。”
“我……我明天給你錢……”景勝嚅喏著,拼命地點頭。
“誰想要你的錢?哥今天就看上這個手機了,放手!”對方突然臉色一沉,再次動手強搶起來。
“別……別!這個手機……”
“再不放手我不客氣了!”
景勝慌了神,不顧對方聲色俱的恐嚇,一邊想要推開高中生的手臂逃跑,一邊偏過身體靠在牆上,企圖遮擋住裝著手機的那側褲兜。高中生不耐煩地皺起眉,壓住了景勝掙扎的身體,用力撕扯著他的手。
被壓在高中生雙腿之間的是少年臀部的曲線,正隨著他的反抗驚慌地扭動起伏著。那高中生咽了口唾沫,從在自己手心裡掙扎著的手腕上,傳來讓感覺變得靈敏的熱度,少年皮膚細膩的觸感、用力掙扎時憋住氣的呼吸聲、通紅的臉頰都像是突然被放大,異常清晰的信號回蕩在腦海裡,撞出‘嗡’的一聲。
“……把他帶到後面廁所裡去。”
高中生放開景勝的時候眼神都有點飄忽了,壓低聲音命令手下的小弟。
景勝緊緊抓著褲兜裡的手機,茫然地被一群人押進男廁所,就聽見那高中生又命令道:“把他給我按在牆上,按住了,褲子扒掉。”
“大哥,他是個男的。”
小弟們騷動起來,女生中間流行的耽美小說男生大多不屑一顧,但也清楚是怎麼回事,有機會看現場版,被欺負的還是個平時一臉不理人模樣的有錢人家少爺,讓這群渾身精力無處發洩,沒事也想找點事的傢伙們都異常興奮。
“閉嘴!”
高中生吼了一句,景勝此時已經發覺了不對,恐懼地掙扎起來,四周的不良少年們越發興奮起來,一個個爭先恐後地擁上來,將他四肢都死死按在牆上。景勝驚叫起來,感覺到有雙手用力一拉,將自己的褲子撕開了一條大口。
男人,景勝第一次發現高中生的手和自己的不一樣,那已經是可以稱為男人的手掌了。它在景勝掙扎扭動著的臀部上肆意撫摸著,像要將什麼東西揉滿手一樣,狠狠地往那翹起的臀線上抓了幾把。景勝不再掙扎了,他覺得恐懼,卻又覺得這樣的掙扎很可笑,脊背上好像有視線的針在紮著,那是來自恐怖的注視和笑聲。他在等待著恐怖降落下來的那一刻,想要閉上眼,卻發現自己的眼睛睜得越來越大。
高中生鬆開了皮帶,走上前去。
廁所的門被‘哐’的一聲踹開,打到牆上的時候發出沉重的巨響,眾人都回過了頭,有個不良少年剛想怒駡一聲是誰這麼不要命,就看見來人兩步走到領頭的高中生跟前,一拳往他臉上揮了過去。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見到血從鼻子裡飛濺出來的景象,和漫畫裡不一樣,濺到來人身上和地板上的血是紫色的,而人體砸到地上所發出的聲音裡夾雜著細碎的爆音,就像一個裝滿了水果的口袋。
那個人把倒地的高中生拎了起來,甩向牆角,然後走過去一拳,又是一拳,拳頭簡簡單單地打擊在肉體上,發出令人心悸的低沉聲音。不知從哪裡流下來的血,很快就沿著牆畫出一道紅線,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連呻吟聲都沒有,無動於衷的拳頭像是打擊著沙袋一樣。
不良少年們都看傻了,中學生的校園暴力,不過是堵個路搶點錢,看見不順眼的人上去扇兩耳光踹幾腳,而現在這個人的打法,分明是已經不在乎那高中生的命。不會有人再想什麼大家一起上了,一聲尖叫之後大家好像收到信號般,不約而同地向著門口沖去,一個個你推我擠,生怕獨自被留在廁所裡哪怕一秒。
景勝呆呆地看著景虎,他沒有理會眾人的逃竄,只是一拳又一拳地揍著慢慢順著牆滑了下去的人體。那個倒楣的高中生已經失禁了,血和汙物混合在一起的惡臭,在廁所裡也顯得異常刺鼻。
那人最終像灘爛泥般癱倒在地上,景虎也終於住了手。他轉身向外走去,夕陽紅色的光正好直射過來,有些刺眼。景虎側過頭,看見景勝默默地跟在自己身後,一隻手提著被撕爛的褲子,另一隻手裡還握著剛才他下意識地從廁所地上撿起來的手機。
他默默地走上去,將景勝抱在懷裡。
“沒事了。”
“嗯。”
“我會保護你的。”
“嗯。”
“回家吧。”
“嗯。”
“……別哭。”
景勝其實沒哭,但他還是點了點頭,“嗯。”
兩個人推著車走在回家的路上,景虎脫下外套給景勝系在腰間,正好遮住了褲子被撕開的破口。只穿著背心的打扮在九月份的傍晚有點過於引人注目,但沒人會在意這些。他們一路商量著要怎麼解釋回家太晚和被撕破的褲子,景虎一路說,景勝就一路乖乖地點頭。
“以後放學還是我送你回去吧。”景虎說,自從他升上高中之後因為上課時間不同,兩人就沒有再一起回家了。“逃一節課而已,反正就一年,等你上高中就好了。”
“每天都要蹺課嗎?”
“別說每天才逃一節,就算是照著出勤率最低要求去上課又有什麼關係。”景虎白了他一眼,“只要能畢業不就行了。”
“……那,考大學怎麼辦呢?”
“再說吧,還早著呢。”
一個路過的飛車族看見了景虎,停下來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大哥,打球回來啊?”
“打什麼球,打人回來!”和景勝的談話被打斷,景虎沒好氣地沖他喊了一聲,對方吐吐舌頭,一溜煙跑了。他回過頭,卻看見景勝臉上的笑容。
看見景虎回頭,景勝急忙把頭低了下去,嘴角的微笑卻還留在那裡。景虎愣了一下,伸出手輕輕揉了揉他的頭。“……誰敢欺負你,我就幫你揍誰。”
“嗯。”
離景勝家不遠處的岔道口不知不覺已經出現在眼前,景虎停了下來,看著景勝家花園裡正在澆水的女傭一邊揮舞著鑰匙一邊向大門跑來,“我就不上你家去了,你回去吧。”
“嗯。”
其實景虎一次也沒去過景勝的家,每次景勝想向父母提出邀請朋友來玩的要求時,看到父母面無表情的臉,話到嘴邊又都咽了回去。
他覺得有點難過,可是身後已經傳來了女傭開門的聲音,景虎也已經騎上車,向著另一個方向駛去。
“明天早上我來接你啊。”
景勝默默地點點頭。
この記事のURL | 同人 | CM(0) | TB(0) | ▲ top
<<語不成聲淚滿面 | メイン | 直江歷史 之 慶長出羽合戰撤退事件>>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viconia.blog98.fc2.com/tb.php/35-a0eee65b
| メイン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