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記事のURL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top
【信ON设定/虎胜】荒波(1)
- 2010/08/21(Sat) -
信ON背景+妄想注意。因为是信ON世界所以大家都变成普通青年的感觉?……甜腻系,是甜腻系!

上杉军的职业设定:小姐姐=武士道,兼续=阴阳道,景虎=召唤,姐姐=僧兵,绫姐=密教,景纲爷爷=高医,阿华=神通力,阿船=修验道,信纲=古神,河田=神典,政吉、本庄=武艺侍,久秀=军学,水原=演舞,安田=杀阵,岩井=铠锻,色部=刀锻,清野=秘传,千坂=术忍,定胜=雅乐
(1)

“……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长尾显景停下脚步,回头茫然地看着拉住了自己衣袖的义兄。如果他的洞察力有普通人程度的敏锐的话,也会注意到被誉为天下第一美貌的光华耀眼的青年,此时脸上略带了一丝不自然的红,声音微微绷紧了,“呐,喜平次?”
意料之外的提问,显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一言不发地摇头,而是低下头来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然后像握紧了拳头似的,仰望着景虎,用力点了点头。
“有。”
果然。
没有被拒绝让景虎内心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稍微有点挫败感。
……还是被与六先看出来了。
显景的低气压状态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说到低气压状态……与其说显景心情低沉的时候外表也看不出来,不如说平常看上去也是一脸低沉的样子。大家都看惯了他这副模样,只有小姓中的樋口与六发现主人这次好像有点不对,想方设法地哄着显景开心。前几天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个雕工精美的升龙陈设,引得显景微微笑了笑——这两天却又变得更加阴沉了。
虽然很不愿意使用与六的方法,但那张比平时更加阴郁的脸,走路时也低垂着的头,和他说话时一片茫然、梦游似的眼神……实在令人在意,景虎终于还是按捺不住,跑去问了显景。
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现在,那种东西已经被景虎抛到了九霄云外。还是我直击问题要害的方法有效哼哼哼,从人生的深渊中拯救迷茫的少年从而一举俘获他的心这种事决不能让与六那小家伙抢去!景虎内心的斗志正熊熊燃烧,却被显景的下一句话打得粉碎。
“我要去佐渡。”
“没问……佐渡?!”
这个答案大出景虎意料之外。
先不说一向喜欢呆在室内的显景怎么突然会想到要去佐渡,单是御屋形大人那边就是个大问题。亲马鹿的谦信叔父,对显景的态度用“宠溺”和“过保护”来形容都完全不够,简直将元服和初阵都已完成的少年显景当作物语故事里不晓世事的公主一般——好吧,虽然缺乏常识这方面也的确是这样……即使到城下町去也一定要有随从,不可以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晚饭之前必须回城,等等等等,在谦信唠叨的严令之下,显景自己想要偷溜出春日山一步都办不到,更别提去隔着大海的佐渡岛了。不行,绝对不行,晕船怎么办,遇上暴风雨怎么办,有坏人想要把显景拐走怎么办——景虎像是已经听到谦信抓狂的吼声般缩了缩头,不管是因为怎样的笨蛋理由,愤怒的毘沙门天非常可怕哟。
“………………………………”
显景安静地仰望着脸色变幻不止的景虎,很有耐心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样的事情太让人为难了,换一个要求吧。这种话能说得出口吗?是自己跑去问他有什么想要的东西的,面对那张纯真的满怀期待(景虎自行解读)的脸,说这种畏难的话简直就是犯罪。而且佐渡是只靠着矿山维生的荒凉岛屿,要坐渡船过去才行,渡船的话……
被狂风吹袭的荒凉海面上漂浮着只有自己和显景两个人的小船,晕船得厉害的显景无力地瘫倒在自己怀里,小声呜咽着,银鳞似的海浪反射着单薄的月光,怀里的人仰起头来,月光一样白的脸颊上滑下的汗珠,喘息着的嘴唇……
决定了!妄想中的绮丽场景打败了妄想中毘沙门天的愤怒,只是偷偷溜出去一趟,速战速决应该不要紧的吧!说不定还能在御屋形大人发现之前回来,那样就更好了。景虎对着显景露出绚丽的笑容:“没问题,都交给我吧。”
“谢谢……”
显景看上去非常高兴,脸颊微微红了起来,低下头,小声说道。
“绝对,没有问题!”
想象中的绮丽情景又进了一步,景虎顿时抛开了毘沙门天,显景要去佐渡的理由、目的地、被发现的后果……全都嗖地一声飞走了。他拍拍显景的肩,信心十足地保证道。显景充满信赖地“嗯”了一声,对景虎方才长时间的思考一点怀疑也没有——完全是因为对上杉流思维方式中特有的脑补和超展开习惯了的缘故。


“这个。”
显景轻轻偏了一下头,不解地看着景虎递到自己面前的小瓶。
“是从城下町的地下商人那里买来的隐形药,喝了这个就可以混出城去了。”
“地下商人吗。”
显景的眼睛亮了起来。春日山的城下町里集中了各式各样的商贩,其中也有一些人卖着不能见光的东西。据说找到某个神秘的人物就可以进入春日山的地下集市……不过那些事情,对于无法自由行动的显景而言,只是从小姓们那里听来的有趣故事罢了。
“想去吗?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也有漂亮的刀哦。”
显景毅然摇了摇头。
“下次吧,先去佐渡。”
说着,显景就拔掉了瓶塞,正准备一口气将药喝下去,景虎急忙抓住了他的手。“等等。”
“?”
“喝下去这个我们就看不见对方了。”景虎笑了笑,很自然地拿出了一条红线,在显景手上绕了一圈。“所以,要栓在一起才不会走丢呢。”
堂而皇之地从门卫面前走过却被视若无睹的感觉十分新奇,显景好奇地对着门卫招了招手,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反应时忍不住想笑,景虎急忙一把捂住他的嘴。“别动,药效只有一刻的时间,快出城。”
从耳边明明是空气的地方传来灼热的气息,嘴被看不见的手捂住,背上像有什么东西窜过似的,感觉好奇怪。显景乖乖地不动了,就维持着这个状态让景虎半拉半抱地带着他出了城。直到绕过城外的兵站景虎才放开手,显景突然想起了什么,迷惑地望着对面的空气:“三郎殿看得见我?”
“当然啦,阴阳术中间,也有导出人灵视能力的方法。开启灵视之后不管是常人看不到的妖怪和幽灵,还是使用药物和法术隐身的人,都可以看得到。”
“嗯。”
显景有些慕地低下头,信仰狂热的上杉家中,僧人、巫女、神主、阴阳师……有着各种各样强大的灵能力的人也很多。但显景却天生就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能力——即使是普通人,对神佛有着虔诚信仰,再经过正确的修行的话,都能具备一定的灵能力,像显景这样灵力方面完全是一片空白的人,也许比天生灵力强大,被视为“特别者”的人更少。虽然没有灵能力也不会影响正常生活,在乱世里面锻炼武艺比锻炼灵力更有用,但有时候显景还是忍不住会在意这样的事情,相反地,在阴阳术方面造诣惊人的与六,却一直都在显景面前固执地宣称“这个世界上才没有妖怪呢!”
“佐渡的矿山里面,听说也有妖怪出没……”如果与六在的话,会抢先一步蒙住自己的眼睛然后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是喜平次大人看错了,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妖怪那种东西吧。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对这件事如此在意……这次瞒着与六跑出来他会很担心吧……
正想着被留在家里的小狗的事,突然有股看不见的巨大力道狠狠袭击了显景。
“害怕了吗?!没关系的哟,我会好好保护喜平次的~!”
“哇!三、三郎殿!!”
显景吓得叫了起来,被面前的空气突然一把紧紧抱住的感觉真可怕……相比起来,景虎开心的语气和听到显景的叫声时“好可爱好可爱!”的奇妙反应,已经完全不在显景的考虑范围中了。
“……”
突然袭击的后果是直到上船时显景还谨慎地和景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喜平次……”被呼唤着名字的小动物一言不发地往后缩缩,“别这样……船上有其他人看着呢。”景虎苦笑了一下,轻轻捉住又有点想躲开的显景的手腕,“保持着距离的样子不是很奇怪吗?”
“……因为有人看着才要保持距离。”显景举起手,袖口中露出红线,“这个,已经看得到了吧。”
“啊。”
“可以解开了吧。”
“留着也没有关系嘛。”景虎微微笑,过于艳丽的笑容让同船的客人忍不住发出咳嗽的声音。不像是人间所有的美貌青年和好像躲着人的小动物一样的少年,非常奇怪的组合……在众人猜疑的目光中景虎坦然地抱住显景的肩,“如果喜平次晕船的话也可以倒在我怀里哦。”
“绝,对,不,会。”平平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
渡船解开缆绳,沿着码头的栈板向外滑去。被船身劈开的海浪在午后的阳光下卷动着金色的波涛,客人们三三两两地聚成一团,找个地方盘坐下来,甲板上开始充斥着各色各样的闲聊、笑语、赌徒投掷色子的大呼小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贩穿行在人群中,口若悬河地兜售着茶点。
显景新奇地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连被海风吹散了头发也没有发觉。
“民众的生活是这样……”
“嗯。”
景虎一手搂着显景的肩,轻柔地以手指梳理着他的头发,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照射在两人背后的阳光,暖洋洋地让人想睡。
突然从码头的一侧好像传来小小的骚动,乘客们纷纷向那边望去。有个人影正在栈桥上极力奔跑着,拼命地挥手,喊叫着,想要追上已经离岸的渡船。顺风行驶的渡船扯起帆后就航行得越来越快,那人影的嘶喊声被呼啸的海风一吹,传不到船上就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了。人影一转眼就变成无望的点,消失在视野边沿,乘客们议论几句,也就散开了。
“好像是有什么急事的样子……下一班要等到黄昏了呢。”
显景对议论旁人的事情毫无兴趣,和煦的阳光和清凉的海风实在太温柔,他不知不觉就靠在景虎肩上,朦朦胧胧地进入了梦乡。
“呼……哈……哈……”
在开往佐渡的渡船码头上,栈桥的尽头脱力般跪倒在地的少年,双手按着摇晃的木板,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没追上。”
少年身后走过来的一脸忧色的青年武士低声说道。
“下一班渡船要等到傍晚了。”
说话的是神主打扮的青年,温柔沉稳的声音给人异常的安定感,然而此时也带上了焦急。
“那就出钱租一艘船追上去?”这一行人中还有两个穿着壶装束的少女,年少的那个立刻提议道。
“那就太明显了,租船要花很多钱,会被发现的。”
年长的少女摇了摇头。
“现在只能等待下一班渡船了。”年轻的神官叹了口气。
“那……”
“佐渡毕竟是本间治理下的土地,不乱跑的话应该不会有危险。”神官摇摇头,转向年少的少女,“姬样,您还是先回城去吧。如果遇到什么需要救护的状况的话也有船在……”
“不行。不回去。你不是刚说没有危险嘛。”
少女不高兴的语气和言词简直和她的孪生兄长一模一样,青年再次无奈地叹气,“那,等会请不要乱跑……”
“知道啦,再说会乱跑的只有与六吧。”
还跪在栈桥上一边喘气一边咬牙切齿的少年闻言转过头来,竖起了背上的毛的小狗一样,狠狠地瞪了少女一眼。“我是担心殿下!”
“好了,与六,大家都很担心……”忧心忡忡的青年武士安慰地拍了拍少年的肩,“现在也只能等待了。”
神主、武士、看上去让人想象不到他是个阴阳师的少年、穿着药师的壶装束的少女们,发现景虎和显景从春日山城中消失了身影,就急忙瞒住上面,同样偷溜出来寻找的这支年轻的队伍,直江信纲、安部政吉、樋口与六、华姬和直江船五人,在栈桥上无奈地坐了下来,闷闷地等待着。
この記事のURL | 同人 | CM(0) | TB(0) | ▲ top
<<【笔记】越相同盟和氏真酱 | メイン | 醫龍3>>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top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viconia.blog98.fc2.com/tb.php/47-de840f7b
| メイン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